主页 >> 学者介绍 >> 符号学论坛
赵毅衡《中国符号学六十年》文章集合
作者:符号学论坛 发布时间:2012-02-29 点击数:1303

 

编者按:
        
符号学研究已经蔚为壮观:“中国大学开设的符号学课程,或是课程中包括符号学部分的,共有200多门”。题目中有“符号”两字的有近万篇,这也就是说,目前中国学界,每天刊出讨论符号学的论文近三篇,每天涉及符号讨论的论文近30篇。
同时,中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符号消费大国。世界奢侈品协会最近的监控报告显示,春节期间,中国人在境外奢侈品消费累计达72亿美元,同比增长28.57%。报告指出,春节期间,中国消费者分别占据了欧洲奢侈品市场销售总额的62%;北美奢侈品市场销售总额的28%;港澳台奢侈品市场销售总额的69%。与此同时,境内奢侈品消费总额仅为17.5亿美元,占境内外销售总额不到20%。根据这样的增长速度,中国很有可能在今天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1]
不论是理论研究,还是符号实践,都在支撑如下事实:回顾符号学六十年极有必要。
 
目录:
 
《中国符号学六十年》
 要:回顾符号学进入当代中国学者视野的历史。在前三十年只有个别翻译中提到过这个学科; 80年代符号学飞速进展,成为“文化热”的一个部分;经过90年代和新世纪,符号学在中国蔚为大观,朝多学科纵深发展。富于符号学思维传统的中国,在今日已经成为符号学大国,现在已经到了建立中国符号学派的时候了。
 
《Fate of Semiotics in China》

In recent years, “fuhao” (sign) has become a buzz word in Chinese cultural life, which itself has been undergoing rapid transformation, from a more or less pre-modern society not long ago to a highly hybridized one with salient postmodernistic characteristics. To this rapid change, cultural studies is a natural academic response that has lead to the flourishing of semiotics. Though semiotics has not been new to China,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iscipline in the last decade is still highly impressive. What has emerged in China today could be called a fevor of semiotics. Zhuoyue Net (the Chinese branch of Amazon.com) lists more than 200 new books on “fuhao” or “fuhao xue” (semiotics), mostly published in the last five years. On the Baidu Search (the dominant search engine in China), one can find 2.75 million items for “semiotics” (whereas “narratology” which also had prospered in China reaches 0.6 million items, less than one fourth). 
 
《新中国六十年新批评研究》
提要:新批评,是二十世纪形式文论大潮中一个重要派别,其理论遗产至今影响深远。某些新批评派领袖人物长期居住于中国,与中国知识界关系密切。三十年代中国现代文论形成时,特别重视新批评;八十年代“方法论热”中,新批评的地位最为突出;九十年代以来,新批评的研究在中国向纵深发展,渐渐融入中国文论的基础。在当今学界推进批评理论的努力中,重估新批评在中国的历史,是很有必要的。
 
《形式论在中国六十年》
提要:从六十年中国文艺思想发展史来看,形式文论很难说站住过脚。但是形式文论在中国的命运依然值得回顾,因为必须了解这个缺失的原因及其后果,才能知道是否需要以及如何补上这个转折。形式论追求的是“可操作性”,是人文学科寻找共同的公分母,这其实符合现代思想共同的倾向:追求表层之下的文化底蕴。本文详细举例说明:第一,形式论在中国并非毫无根基,而是中国现代文学成形中相当重要的因素,这笔精神财产比我们想象的富厚;第二,语言转折正在中国学界出现,尤其叙述学与符号学两个方面,目前相当活跃,青年学者中正在出现形式文论的热潮。本文就新批评,结构主义,叙述学,符号学四个形式论学派回顾陆台港三地学者已经做出的努力,一个语言转折正在形成。
 
 
 
 


[1] 参见《奢侈品消费火暴背后的中国式隐忧》,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2-02/10/c_122682900.htm
文章来源: 符号学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