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陆正兰评赵毅衡编译《美国现代诗选》

作者:陆正兰  来源:原文刊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浏览量:544    2020-04-05 18:09:00

 重温旧诗梦,归来满页诗

——读《美国现代诗选》(英汉对照本)

陆正兰

 

原文刊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2019日《一本好书》专栏

 

《美国现代诗选》(上下卷)(英汉对照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199

赵毅衡编译

 

 

    赵毅衡先生编译的《美国现代诗选》,在上世纪8090年代曾经是不少诗人和诗歌爱好者的手中宝典。早在1985年,该诗选由“外国文学出版社”出版。此社在当时是人民文学出版社专门出版外国文学作品的另一块牌子,不久就归入到人民文学出版社。

    当年的这套上下卷诗选对中国读者和诗坛所起的作用,已有很多人说过,比如,诗人刘春这样说,“没有赵毅衡翻译的这本书,我可能不会那么顺畅地走上诗歌道路。”许多拥有此书的图书馆,也很苦恼,一是借者太多。80年代的书所用的纸和装订经不起爱诗者们的反复“切磋”;二是借而不还者太多。以至于多年之后,还听到一些读者说到当年以“遗失”为名,情愿高价赔偿也要占有一套的“糗事佳话”。

随着岁月流逝,上下卷的原书已经是很难看到的珍本奇书。孔夫子旧书网上偶尔一见的旧品相,价格高得离奇,显然是个“显摆”。此事也曾令笔者觉得奇怪:在版权意识尚未健全的年代,这样的诗选,谁都可以编译一本,实际上国内也出版了许多本,为什么赵毅衡的这套编译独占鳌首,被人情有独钟呢?这可能在于这套诗选的两个主要特质。

一个特质是赵毅衡的翻译文笔。赵毅衡本是文学理论家,对付的常常是佶屈聱牙的书面语,他也同时是个诗人,最早做莎士比亚研究,师从诗人卞之琳先生,对语言特别讲究。

美国现代诗极端多元化,有学院派的严谨格律,也有垮掉派的嚎叫;有先锋派的逐奇叛逆,也有传统派的守正持则。赵毅衡的译本不同之处,正在于他汉语译笔的弹性。不追求自己的风格,而是随所译诗人的特点而转化,无论是艾略特跨文明的博学,还是弗罗斯特农家式的平易;也不管是杰弗斯的奇崛壮丽,亦或是肯明斯的怪中求险,他都能让媒介转码后特质依然,中文在他笔下获得了令人惊讶的弹力。

这本诗集的另一个特质,是选得有意思。在美国本土,各种诗犹如草原上的草叶,各家各派各有诗集,选家各有偏爱。赵毅衡对诗艺敏感,在美国诗作的大草原中,能精选到一部分真正精彩的诗作,而不依靠各种选本,不偏袒任何一派,不专注特殊一风,这是需要对诗的挚爱和真正理解才能做到的事。

无怪当年外国文学出版社的主持者绿原先生宁愿出版这套单人的编译,也不愿另作一套多位名家各选其爱的合译本。能够让爱诗者一瞥另一语言魔术的原诗真面容,这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赵毅衡几乎做到了。

这就是为什么诗人黄灿然感叹说“这是二十世纪外国诗汉译的开创性诗选。赵毅衡凭一己之力,做到了可能是很多人甚至几代人做不到的事。首先,我们首次在八百多页诗选中大规模读到一种平静、缓和、亲切、日常的翻译语调。其次,赵毅衡的眼光和诗选覆盖范围,甚至超过美国同类诗选。这是因为美国诗坛也有派别偏见…….赵毅衡先生对美国现代诗翻译的贡献,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中国当代诗的贡献,是功德无量的。再次向他致敬。”

今天,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重新出版此书,既会让所有曾经喜爱此书的朋友们重温旧日之梦,甚至实现据有一套的隐秘希望,也能使新一代,新的一代,更新的一代的朋友们,有机会同时读到精选英语原文,以及让半个世纪的读者惊喜的中译。在诗中做梦,梦即诗,诗即梦。何其幸运:我们终于能回到前辈曾访问过的一篇诗的花园。

 

 

 

 

到学术论坛讨论  
好文章总是百读不厌,赶紧收藏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