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非文学叙事研究

作者:王委艳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325    2024-04-08 20:45:47

 非文学叙事研究

 

主持人  王委艳

 

叙事学研究之初并非命定的以文学叙事为研究对象,罗兰·巴特在《叙事作品结构分析导论》开篇就指出:“世界上叙事作品之多,不计其数;种类浩繁,题材各异。对人类来说,似乎任何材料都适宜于叙事”,巴特接着列举了很多叙事类型,而文学叙事只是其中之一。经典叙事学之所以以文学叙事为研究中心,其原因主要是最初的几个叙事学研究大家都以文学叙事为对象,总结一系列的核心概念都出自文学叙事现象。因此,文学叙事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叙事学研究的主要对象。甚至以文学叙事为视角和标准,将很多非文学领域的叙事“看做”非叙事。体裁自限带来视野局限,同时也带来研究的自我圈定,但裹足不前总不是事物发展的正确之途。后经典叙事学向文化研究开放之后,叙事学研究的文学藩篱逐渐被打破。但后经典叙事学研究重点很显然并非是对“叙事”进行重新认识,其各个研究方向各有其鹄的,女性的、修辞的、解构的、后现代的等各有千秋。但很显然,要想恢复巴特最初对叙事的理解与研究雄心,则必须重新认识“叙事”本身。因此,近十年来,以规模宏大的叙事转向为背景,以赵毅衡、瑞恩等学者为代表,对叙事重新定义,将诸多叙事类型纳入研究视野,这样叙事学研究形成两个鲜明的研究方向,其一是以叙事为对象,研究叙事共性规律,叙事特性研究是其重要特征。其二叙事类型研究,即以具体的叙事类型为对象,研究其类型特征。这是一种不同于经典和后经典叙事学研究范式的研究模式,笔者称其为一般叙述学研究。

本期电子期刊选取的一组文章即体现了一般叙述学研究的两个重要研究方向。赵毅衡先生的两篇文章分别从叙述的重新定义,以及“叙述转向”之后建构广义叙述学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对叙述学在新的语境下的提出了全新思路,标志着叙述学研究新范式的开启。王委艳的三篇文章分别探讨了体育叙述、电影叙述及数字化时代的交流叙述等内容。方小莉讨论了梦叙述、刘利刚、饶广祥探讨了广告叙述、胡一伟论述了戏剧演出叙述中叙述者人格的显身问题、宗争论述了游戏叙述的原理问题、郭钟安则提出建构电影修辞叙事学。这些文章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讨论的都是非文学叙事,这体现了叙述转向和叙述扩容之后一般叙述学研究的两个重要方向:叙述特性研究和叙述类型研究。

 

相关文章:

方小莉,张高珊.《犯框:透明梦与元小说的阐释漩涡》 符号与传媒,2023,(01):122-136.    

郭钟安.《电影文本内外的叙事交流:建构电影修辞叙事学》 当代电影,2023,(02):53-63.   

王委艳.《数字化时代的交流叙述:当前与未来》 探索与批评,2022,(02):21-32.    

胡一伟,唐敏.《论戏剧演出中叙述者人格的显身》 艺苑,2022,(02):60-65.    

王委艳.《论吴天明《百鸟朝凤》的文化叙事冲突》 电影文学,2017,(07):110-112.    

王委艳.《体育叙述学的基本问题》 符号与传媒,2016,(01):161-172.    

赵毅衡.《重新定义叙述》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01):99-104.    

宗争.《游戏叙述原理研究——以体育竞赛与电子游戏的叙述形态为例》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01):105-111.    

刘利刚.《进入消费的“身体叙述”:一个符号伦理学分析》 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42(02):142-146.    

饶广祥.《论广告符号文本的叙述转向》 黑龙江社会科学,2012,(03):115-118.    

赵毅衡.《“叙述转向”之后:广义叙述学的可能性与必要性》 江西社会科学,2008,(09):30-41.    

 

到学术论坛讨论  
好文章总是百读不厌,赶紧收藏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