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南漫漫评西托马斯·A.西比奥克、珍妮·伍米克-西比奥克《福尔摩斯的符号学:皮尔士和福尔摩斯的对比研究》

作者:南漫漫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2010    2024-05-14 17:06:24

南漫漫评西托马斯·A.西比奥克、珍妮·伍米克-西比奥克《福尔摩斯的符号学:皮尔士和福尔摩斯的对比研究》

南漫漫

《福尔摩斯的符号学:皮尔士和福尔摩斯的对比研究》(以下简称为《福尔摩斯的符号学》)是一本将虚构的“艺术形象”和真实存在的人物进行对比研究的小册子,让读者感到新鲜的同时又好奇作者西比奥克夫妇是如何通过符号学将小说中的虚拟人物与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家、逻辑学家、数学家查尔斯·桑德斯·皮尔士建立联系并研究的。

一、“虚与实”对比研究之可能

西比奥克夫妇将一真一假、一虚一实,两位看似截然不同的人物放在一起进行比较研究是否合适,或者说福尔摩斯这一虚拟人物是否可以与真实人物进行对比研究,是我们应该首要解决的问题。陈启能在《福尔摩斯探案的学术研究》指出歇洛克·福尔摩斯虽是柯南道尔笔下虚构出来的艺术形象,却被世界各地的侦探迷们以真人相对待,成立福尔摩斯俱乐部、建立博物馆、建设他的故居和纪念碑等。除此之外,福尔摩斯被不同学科的各地学者当作真人来研究,有关他的一切都成为研究对象,而后形成“歇洛克学”。这无疑为西比奥克夫妇将其与皮尔士进行对比研究提供了相应基础。在案件侦破的过程中,福尔摩斯破案所使用的方法是科学的(例如福尔摩斯主张的“演绎法”),具有比较的价值,这是可以将二者对比研究的另一基础。

除此之外,福尔摩斯的形象建构是有原型作为依托,西比奥克在书中指出,柯南道尔所创造的福尔摩斯这一角色是以爱丁堡皇家医院的贝尔教授为原型。看似虚拟的人物实际上的是对于真实存在人物行为方式和思想的折射,例如福尔摩斯在陷入推理沉思时候的奇特姿势和行为举止是源于乔伊·贝尔博士在诊断思考时的姿势和状态;福尔摩斯对于细节的敏锐捕捉能力和贝尔博士如出一辙等。由此看来,福尔摩斯是可以与皮尔士进行对比研究的。

二、“虚与实”对比研究之“桥梁”

既然上文肯定了将福尔摩斯与皮尔士进行对比研究的可能性,那么接下来要解决的就是从何角度出发来进行二者的对比研究——西比奥克夫妇认为是符号学。西比奥克是倡导符号学的“大传统:科学派符号学代表之一,他认为符号学中最重要的是对符号的使用本身,可以将生物学以及其他学科与符号学联系起来,故而他将推理法纳入符号学研究当中。那么从这一角度来看,福尔摩斯在侦破各种案件时所采用的“演绎法”也可以纳入符号学的研究范畴。

皮尔士对于符号学的贡献无需多言,西比奥克在这篇文章中更多关照的是皮尔士手稿中所提及的“试推法”(“逆推法”)。试推法(abduction)不同于演绎法和归纳法,这三者都是合理的逻辑推论类型。那么在这种符号学研究视野下,皮尔士“试推法”和福尔摩斯自称的“演绎法”就成为可以进行对比研究的出发点和立足点。

三、侦探推理与“试推法”共同之处

西比奥克认为福尔摩斯自称的“演绎法”并非是严格的逻辑意义上的演绎法,其本质与皮尔士所提及的“试推法”是一致的。梅萨克认为福尔摩斯的演绎法既不是归纳法,也不是演绎法,而是基于一种特殊的事实观察推理,经过某种复杂的迂回通向另一特殊事实。马塞洛·特鲁奇首先提出福尔摩斯与皮尔士所使用的方法具有类似性。

“猜测”(假设)是二者的共同之处。虽然福尔摩斯一再强调他从不猜测(在《四签名》中福尔摩斯曾说:“我从不猜测”),但是他之所以成功归功于他几乎在每一次案件中都能“猜测正确”。而“猜测”可以视为皮尔斯所秉持的“试推法”(“逆推法”abduction)的通俗称呼,他认为“我们必须通过猜测获取真理,否则就根本没有真理。”值得注意的是,西比奥克认为很多时候假设(猜测)与归纳二者概念被混淆。假设可以看作是一种顿悟,是基于一个既有特殊事实回溯其原因(另一特殊事实),归纳则是基于多个事实得到均适用于这些事实的解释,本书指出假设追求的是理论,归纳则追求的是事实。

在《福尔摩斯地符号学》的第三部分”疾病、罪行和符号学“当中,作者指出皮尔士认为符号学根源于古代医学治疗,我们可以看到医学诊断和侦探推理在方法上具有很强的相似性,福尔摩斯的原型——贝尔博士在为病人诊断的过程中经常使用“逆推法”。此外,在科学研究的进步中无法离开猜测和假设,无法回避“逆推法”,我们需要通过猜测从现实结果中关照其原因以及推论。

四、关于侦探推理的符号学思考

除了西比奥克夫妇从推理方法等角度解读福尔摩斯破案的这种方式之外,我们还可以从其他角度来对福尔摩斯的破案过程进行符号学思考和分析。福尔摩斯能够在第一时间对于委托人人的相关信息了如指掌,离不开他对于委托人身上”符号“的敏锐捕捉。借用学者赵毅衡的观点:符号被认为是携带意义的感知。对于福尔摩斯而言,委托人身上有着很多可以被捕捉和解释的”符号“,大到行为方式,小到衣服细节甚至是鞋子上沾染的泥土,他擅长捕捉这些”感知“并且解读出”不在场“的意义。那么作为同行者的华生为什么没有得到与福尔摩斯的一样准确的判断,大多是因为他并不具备这种敏锐捕捉那些具有重要意义等待着被解释的”符号“。

至于福尔摩斯的推理判断为何如此神奇,或许我们也可以从双轴共现的角度进行分析(可能并不恰当)。赵毅衡认为:双轴的构成是同时展开的。组合固然不可能比聚合先行:要进行聚合选择,最重要的标准是组合轴的需要;同样,也只有在组合文本的构成中,才能明白聚合是否妥帖。”在面对一个既有特殊事实时,福尔摩斯要从导致这一特殊事实的众多备选可能性的存在中比较和选择最符合“连接”(事实逻辑)的那一种原因,并实现最终判断,这个过程中聚合轴和组合轴也是同时展开的。在做出判断之后,福尔摩斯聚合选择的过程是“隐形”的,这也增加了他侦探推理的神秘性。

五、总结

西比奥克夫妇从符号学的角度对于皮尔士和福尔摩斯进行了对比研究,这一选题无疑是新颖的。他们希望通过二者的比较,让本书成为侦探迷们了解皮尔斯哲学的路径之一。书中也提到推理方法之外,皮尔士和福尔摩斯也有一些其他相同的特质:精通化学等学科、有着共同青睐的侦探小说作者及作品等。除此之外,西比奥克夫妇也对皮尔士所倡导的不为大众熟知的“试推法”进行介绍,解释了其与“演绎法”“归纳法”的差别,有助于读者加深皮尔士思想的理解。

到学术论坛讨论  
好文章总是百读不厌,赶紧收藏分享吧!